132法案 :停止性暴力和骚扰行为 

安省政於2016年3月8日通过132法案:停止性暴力和骚扰行为法案,这法案的根基修改了几个法案以支援性暴力的幸存者,并解除性骚扰。明确地,《职业健康和安全法》和《2006年住宅租赁法》因而受到一些重大的改变。新政策由2016年9月8日生效。

职业健康和安全法

雇主现今需要制定政策处理工作场所骚扰包括性骚扰。雇主也必须通知雇员关于此政策。

如果雇主或管理人被雇员指控骚扰,此政策必须给员工一个方法举报骚扰给雇主或管理人以外的人。当收到骚扰举报,雇主必须作出调查,然後提供书面骚扰举报调查的结果。不然,劳工局的调查员就会命令雇主要聘请一个不偏袒的中立第三方作申诉调查。雇主必须确保所有涉及的人的个人识别信息都会保密。

2006住宅租赁法

在132法案通过之前,有一年或锁定租约期限的租客如果是家暴和性暴力受害者难因逃离暴力为由可无须负上法律责任提早解约。因此受害者被迫要继续和他们的施虐者一起住。

法案132修改了《2006住宅租赁法》允许在该住处遭受家暴力和性暴力的受害租客可以给房东至少28天的通知提早解除租约。受害者在通知的28天内搬出,租约就会结束,受害者搬出后不需为提早毁约负任何法律责任。

给房东通知上必须解释房客所经历的暴力问题。房东要确保这些信息是保密的,如非法律要求,不可揭露给任何人。如果受害者是联名租约的租客之一,哪麽受害者可以直接通知房东自己搬出而不需通知其他房客。房东要等受害者搬出後才可告知其它留下的租客。

比如,李女士和她先生共租住一个单位。他们有一年的租约,并且已经在那一起住了半年。在一天晚上,她被丈夫施暴。翌日,李女士给房东提供搬出通知,在通知里面,李女士说明她被丈夫施暴。房东必须接受李女士搬出通知,同时不能向她丈夫揭露直至她搬出为止。李女士在28天通知期限搬出,不需为毁约负任何法律责任。不过如果受害者没有在28天通知期限搬出,通知作废。

住宅租赁法的租金管制豁免條例 

背景 

住宅租赁租金管制法,禁止房东随意加租超过每年法定的加租管制指标。今年(2016),的年度加租管制指标是2%。就是说如果没有向房东与租客裁判处申请批准,房东只可最多加租2%。此外,房租只可以每12个月增加一次。但是,租金管制规则有一个豁免条文可能会影响你租的单位。 

根据住宅租赁法第6(2)条,楼房在1991年11月1日前没有用作住宅的楼宇是不受住宅租金管制法的控制。如果租住的住宅楼房是在1991年11月1日后建的,房东不受法定年度加租管制指标,可以随意加租收取高昂租金。这就产生两个级别的租客:有些受租金管保障和不受租金管制保障的租客。 

陈女士是一位只有固定收入的长者。她租住的公寓是在1991年后建的大楼,每月租金是$800,这租金花费已超过40%她的每月固定收入。她居住地区的市场租价最近上涨,一个房间公寓的租价是$1250。因为不受住宅租赁法下的租金管制,她的房东给陈女士通知加租$450, 即是加租56%。这样陈女士就要花费超过60%收入在租金上,因此她付不起房租,被迫要另找房子搬。如果她租的地方是受房租管制的保障,那么房东只能加租2%,也就是$16。 

推动立法改革

租金管制豁免明显偏向保障房东的权利。这似乎也违背住宅租赁法的目的,就是保障租客不受非法加租和迫迁。这个豁免带来很大影响,安省争取租户权益中心估计在2013年度,有5.5万到6.5万人受这个条例影响。这个问题亦引起一些政客的关注,因而想设法修改这个条例漏洞。在2013年,多伦多市议员Anthony Perruzza向执行委员会提出动议要求省政府收改法律让所有出租住宅都受租金管制的管辖。2013年6月4日,NDP 省议员Cindy Forster, 时市政事务和住房的评论家,提出82草案(Bill82) 想修改住宅租赁法第6(2)条 - 租金管制的漏洞。

可惜并非所有政客都支持租客,前任市政事务和住房部长Linda Jeffrey在2013年4月29日Canada.com的一篇文章发表说:

"当初提出1991年后建的租金豁,一直仍然被维持着,是为了鼓励私人房东建造新的租房设施。这种鼓励不仅帮助增加租赁住房存量更对房产建筑行业创造工作。因此,对这种激励的任何变化都会对租赁住房部门,经济和创造就业产生不利影响。所以,对这个鼓励作出的任何改变会对租房市场,以及经济和就业,都会带来负面影响。"

最可惜的是,2014年选举令状的下来导致82草案被埋没。现在 Davenport NDP 省议员Jonah Schein 也加入此运动推动要求省政府关闭这漏洞,但修改法例的新草案尚未重新被提出。

现在,租住在1991年11月1日后建造楼房的租客需要知道这个租金管制的豁免,因为他们可能受到影响。

社会福利政策改变

安省结束从社会福利金里夺回子女抚养费

目前子女抚养费在社会福利金制度中被视为收入,并以一对一方式从福利中扣除。由2017年1月1日,安省残疾支援福利以及由2017年2月1日,社会工作福利援助开始将子女抚养费和退休金孤儿福利款行被视为收入豁免。子女抚养费将不再需分配支付到安省社区和社会服务部。

配偶赡养费不会受收入豁免,社会福利申请人仍需追讨赡养费作为获取福利金的条件。不过,赡养费将不需分配支付到安省社区和社会服务部。

在2016年6月29日的新闻发布中,社区和社会服务部宣布此豁免将提高19,000家庭的月收入,大部分是单亲家庭。符合资格并正在领取社会福利金的家庭将收到平均$282的子女抚养费收入。

药物卡的改变

现时领取工作社会福利援助(OW)和安省残疾支援福利 (ODSP) 人士是有一张纸的药物卡,其卡被政府廉价房屋用作确认房屋补助的受益人的资格。

在2016年12月1日开始,安省将不再发行纸的药物卡给那些已有安省保健卡人士,因为他们将可用保健卡获取安省药物福利项目。在与安省社区和社会福利部门商讨后, 在12月后部门将提供该用户资料给房屋处确认受益人的资格。

就业保险金的新改变

在2016-2017年中,联邦政府对就业保险金实行一些重大的改变。以下是可能影响你和你的家人的一些改变:

1)          两周的等待期将缩短为一周

由2017年1月1日开始,发放就业保险的等待期将从两个星期减少为一个星期。对申请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可以另他们可失业的时候快点领到钱。

2)          撤消初次或再次投入劳动人士的工时要求

以前,初次或再次投入劳动力人士需要至少910小时的受保工时才符合资格领取就业保险金。在2016年7月3日开始,这个要求将被撤消。现在所有住在同个地区的申请人需要同样的工时要求 (420至700之间的受保工时)。

3)          延长领取就业保险期间的工作试验项目

联邦政府将延长目前正在实行的领取就业保险期间的工作试验项目直到2018年8月。这个试验项目允许工人赚的每一块钱保留50分的就业保险,直到最多95%的每周收入。

1)          撤消一些寻找工作的要求 

由2016年7月3日开始,一些就业保险金的寻找工作的要求将被撤消,比如强迫工人搬出他们居住的地方和接受薪金较底的工作。但是现有的其他的寻找工作要求仍然保留。 

领取者在领取就业保险期间必须继续保留寻找工作的记录,包括报纸或网络上的工作广告和自己记录。

总割的来说,就业保险金的新改变有利於失业人仕可以快点收到钱。这个试验项目允许工人在领取失业金的时候可做兼职或短期工以补充收入。

老年保障金申请程序的简易化 

2016年10月31日,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部长Jean‑Yves Duclos 宣布,在老年保障金的自动注册方面的进一步工作得到落实后,更多的老年人现在无需申请便可以领取老年保障金。

要闻速览

老年保障金(OAS) 项目是加拿大退休金系统的第一支柱。OAS福利力求为老年人提供一定的收入保障,从而承认老年人为加拿大的社会和经济所做出的贡献。

除了OAS的基本养老金外,该项目还包括了OAS的其他类型的福利,这些是为加拿大低收入老年人提供的额外支持,其中包括保证性收入补充(GIS),津贴和丧偶者津贴。

加拿大就业及社会发展中心的老年保障金服务的改进战略,目的在于使OAS项目的发放更加现代化,其中包括,改善对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包括弱势个体的服务,同时提高OAS福利审理的效率。

老年保障金的自动注册 – 阶段1和阶段2

阶段1

OAS自动注册的第一阶段的实施开始于2013年4月。在这一阶段,加拿大居民凡是64周岁,正在领取CPP或者QPP (魁北克省)退休金、残疾或丧偶福利金,累计参与缴纳CPP或者QPP达到40年或以上,并拥有加拿大家庭住址的人,便可以被自动注册到老年保障金项目中。

在政府相关部门已经掌握的,包括出生日期和社会保险号等信息的基础上,通过自动注册第一阶段的实施,约45%的新受益人无需自己申请,便被自动注册到了老年保障金的基本养老金项目中。

 

132法案 :停止性暴力和骚扰行为 

安省政於2016年3月8日通过132法案:停止性暴力和骚扰行为法案,这法案的根基修改了几个法案以支援性暴力的幸存者,并解除性骚扰。明确地,《职业健康和安全法》和《2006年住宅租赁法》因而受到一些重大的改变。新政策由2016年9月8日生效。

职业健康和安全法

雇主现今需要制定政策处理工作场所骚扰包括性骚扰。雇主也必须通知雇员关于此政策。

如果雇主或管理人被雇员指控骚扰,此政策必须给员工一个方法举报骚扰给雇主或管理人以外的人。当收到骚扰举报,雇主必须作出调查,然後提供书面骚扰举报调查的结果。不然,劳工局的调查员就会命令雇主要聘请一个不偏袒的中立第三方作申诉调查。雇主必须确保所有涉及的人的个人识别信息都会保密。

2006住宅租赁法

在132法案通过之前,有一年或锁定租约期限的租客如果是家暴和性暴力受害者难因逃离暴力为由可无须负上法律责任提早解约。因此受害者被迫要继续和他们的施虐者一起住。

法案132修改了《2006住宅租赁法》允许在该住处遭受家暴力和性暴力的受害租客可以给房东至少28天的通知提早解除租约。受害者在通知的28天内搬出,租约就会结束,受害者搬出后不需为提早毁约负任何法律责任。

给房东通知上必须解释房客所经历的暴力问题。房东要确保这些信息是保密的,如非法律要求,不可揭露给任何人。如果受害者是联名租约的租客之一,哪麽受害者可以直接通知房东自己搬出而不需通知其他房客。房东要等受害者搬出後才可告知其它留下的租客。

比如,李女士和她先生共租住一个单位。他们有一年的租约,并且已经在那一起住了半年。在一天晚上,她被丈夫施暴。翌日,李女士给房东提供搬出通知,在通知里面,李女士说明她被丈夫施暴。房东必须接受李女士搬出通知,同时不能向她丈夫揭露直至她搬出为止。李女士在28天通知期限搬出,不需为毁约负任何法律责任。不过如果受害者没有在28天通知期限搬出,通知作废。

住宅租赁法的租金管制豁免條例 

背景 

住宅租赁租金管制法,禁止房东随意加租超过每年法定的加租管制指标。今年(2016),的年度加租管制指标是2%。就是说如果没有向房东与租客裁判处申请批准,房东只可最多加租2%。此外,房租只可以每12个月增加一次。但是,租金管制规则有一个豁免条文可能会影响你租的单位。 

根据住宅租赁法第6(2)条,楼房在1991年11月1日前没有用作住宅的楼宇是不受住宅租金管制法的控制。如果租住的住宅楼房是在1991年11月1日后建的,房东不受法定年度加租管制指标,可以随意加租收取高昂租金。这就产生两个级别的租客:有些受租金管保障和不受租金管制保障的租客。 

陈女士是一位只有固定收入的长者。她租住的公寓是在1991年后建的大楼,每月租金是$800,这租金花费已超过40%她的每月固定收入。她居住地区的市场租价最近上涨,一个房间公寓的租价是$1250。因为不受住宅租赁法下的租金管制,她的房东给陈女士通知加租$450, 即是加租56%。这样陈女士就要花费超过60%收入在租金上,因此她付不起房租,被迫要另找房子搬。如果她租的地方是受房租管制的保障,那么房东只能加租2%,也就是$16。 

推动立法改革

租金管制豁免明显偏向保障房东的权利。这似乎也违背住宅租赁法的目的,就是保障租客不受非法加租和迫迁。这个豁免带来很大影响,安省争取租户权益中心估计在2013年度,有5.5万到6.5万人受这个条例影响。这个问题亦引起一些政客的关注,因而想设法修改这个条例漏洞。在2013年,多伦多市议员Anthony Perruzza向执行委员会提出动议要求省政府收改法律让所有出租住宅都受租金管制的管辖。2013年6月4日,NDP 省议员Cindy Forster, 时市政事务和住房的评论家,提出82草案(Bill82) 想修改住宅租赁法第6(2)条 - 租金管制的漏洞。

可惜并非所有政客都支持租客,前任市政事务和住房部长Linda Jeffrey在2013年4月29日Canada.com的一篇文章发表说:

"当初提出1991年后建的租金豁,一直仍然被维持着,是为了鼓励私人房东建造新的租房设施。这种鼓励不仅帮助增加租赁住房存量更对房产建筑行业创造工作。因此,对这种激励的任何变化都会对租赁住房部门,经济和创造就业产生不利影响。所以,对这个鼓励作出的任何改变会对租房市场,以及经济和就业,都会带来负面影响。"

最可惜的是,2014年选举令状的下来导致82草案被埋没。现在 Davenport NDP 省议员Jonah Schein 也加入此运动推动要求省政府关闭这漏洞,但修改法例的新草案尚未重新被提出。

现在,租住在1991年11月1日后建造楼房的租客需要知道这个租金管制的豁免,因为他们可能受到影响。

社会福利政策改变

安省结束从社会福利金里夺回子女抚养费

目前子女抚养费在社会福利金制度中被视为收入,并以一对一方式从福利中扣除。由2017年1月1日,安省残疾支援福利以及由2017年2月1日,社会工作福利援助开始将子女抚养费和退休金孤儿福利款行被视为收入豁免。子女抚养费将不再需分配支付到安省社区和社会服务部。

配偶赡养费不会受收入豁免,社会福利申请人仍需追讨赡养费作为获取福利金的条件。不过,赡养费将不需分配支付到安省社区和社会服务部。

在2016年6月29日的新闻发布中,社区和社会服务部宣布此豁免将提高19,000家庭的月收入,大部分是单亲家庭。符合资格并正在领取社会福利金的家庭将收到平均$282的子女抚养费收入。

药物卡的改变

现时领取工作社会福利援助(OW)和安省残疾支援福利 (ODSP) 人士是有一张纸的药物卡,其卡被政府廉价房屋用作确认房屋补助的受益人的资格。

在2016年12月1日开始,安省将不再发行纸的药物卡给那些已有安省保健卡人士,因为他们将可用保健卡获取安省药物福利项目。在与安省社区和社会福利部门商讨后, 在12月后部门将提供该用户资料给房屋处确认受益人的资格。

就业保险金的新改变

在2016-2017年中,联邦政府对就业保险金实行一些重大的改变。以下是可能影响你和你的家人的一些改变:

1)          两周的等待期将缩短为一周

由2017年1月1日开始,发放就业保险的等待期将从两个星期减少为一个星期。对申请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可以另他们可失业的时候快点领到钱。

2)          撤消初次或再次投入劳动人士的工时要求

以前,初次或再次投入劳动力人士需要至少910小时的受保工时才符合资格领取就业保险金。在2016年7月3日开始,这个要求将被撤消。现在所有住在同个地区的申请人需要同样的工时要求 (420至700之间的受保工时)。

3)          延长领取就业保险期间的工作试验项目

联邦政府将延长目前正在实行的领取就业保险期间的工作试验项目直到2018年8月。这个试验项目允许工人赚的每一块钱保留50分的就业保险,直到最多95%的每周收入。

1)          撤消一些寻找工作的要求 

由2016年7月3日开始,一些就业保险金的寻找工作的要求将被撤消,比如强迫工人搬出他们居住的地方和接受薪金较底的工作。但是现有的其他的寻找工作要求仍然保留。 

领取者在领取就业保险期间必须继续保留寻找工作的记录,包括报纸或网络上的工作广告和自己记录。

总割的来说,就业保险金的新改变有利於失业人仕可以快点收到钱。这个试验项目允许工人在领取失业金的时候可做兼职或短期工以补充收入。

老年保障金申请程序的简易化 

2016年10月31日,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部长Jean‑Yves Duclos 宣布,在老年保障金的自动注册方面的进一步工作得到落实后,更多的老年人现在无需申请便可以领取老年保障金。

要闻速览

老年保障金(OAS) 项目是加拿大退休金系统的第一支柱。OAS福利力求为老年人提供一定的收入保障,从而承认老年人为加拿大的社会和经济所做出的贡献。

除了OAS的基本养老金外,该项目还包括了OAS的其他类型的福利,这些是为加拿大低收入老年人提供的额外支持,其中包括保证性收入补充(GIS),津贴和丧偶者津贴。

加拿大就业及社会发展中心的老年保障金服务的改进战略,目的在于使OAS项目的发放更加现代化,其中包括,改善对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包括弱势个体的服务,同时提高OAS福利审理的效率。

老年保障金的自动注册 – 阶段1和阶段2

阶段1

OAS自动注册的第一阶段的实施开始于2013年4月。在这一阶段,加拿大居民凡是64周岁,正在领取CPP或者QPP (魁北克省)退休金、残疾或丧偶福利金,累计参与缴纳CPP或者QPP达到40年或以上,并拥有加拿大家庭住址的人,便可以被自动注册到老年保障金项目中。

在政府相关部门已经掌握的,包括出生日期和社会保险号等信息的基础上,通过自动注册第一阶段的实施,约45%的新受益人无需自己申请,便被自动注册到了老年保障金的基本养老金项目中。

阶段2

于2016年10月31日被宣布的第二阶段自动注册的实施,是在第一阶段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充,使得自动注册流程延伸至如下人士:64周岁,目前尚未领取CPP或者QPP,但累计参与缴纳CPP或者QPP达到40年或以上,并且在每一个CPP或者QPP的缴纳年份内,该人士都向加拿大政府进行了有效的加国税务上报。除此之外,部长还要求该人士在最近一次可能的税务上报中以加拿大居民的身份向加拿大税务局进行了税务上报。

老年保障金的自动注册流程为众多老年人减去了负担,使得他们在65岁时无需申请便可开始领取老年保障金。在2016年10月31日宣布的第二阶段自动注册流程启动后,预计约有50%的新受益人将无需申请便被自动注册到老年保障金的基本养老金项目中。